湖南岳阳新发现两位“慰安妇”幸存者

更新时间:2019-03-06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讨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养苏智良告知记者,除了此次新发明的两位,截至1月份,在该中央注册在世的“慰安妇”幸存者为14人,在同一地区可能还有另外一位“慰安妇”幸存者需要确认。“随着年事渐高,新的幸存者发现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了。”

  “日军骑着马,扛着枪,要抓‘花姑娘’。”凌老至今仍明白记得,“当时日军打着绑腿,带着帆布帽,有的日本兵留着小胡子,有的留着大胡子,有的拿长枪,有的拿短枪。他们逼迫村民把自己家里的姑娘交出来。”火光照在凌老的脸上,她含泪回忆,她的父亲为了制止日军抓她,结果惨遭刺杀,当场去世亡。凌老的母亲因当时躲在红薯窖里而逃过一劫。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悲惨的生活,直到中国军队反攻平江,将她们救命出来。她才得以与母亲团聚。凌老后来以务农为生,嫁给当地一位农民,婚后生育四儿两女。因为自己的悲惨遭遇,凌老让女儿16岁就早早嫁为人妇。

  据悉,纪念馆和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紧接着将启动拜访国内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幸存者举措。该行动从2016年起,今年是连续第四年。

  张老说,被解救出来后,中国军队将她送回家,父亲已经病逝。24岁时,她嫁给一个抗士兵兵,后来他们生养了三儿一女。

  同在1944年冬天被抓,同被关在平江县城青砖的房子里,同被日军恳求吃小药丸,同时间被中国部队拯救并回到家中,两人的家相距不过10公里,南京利济巷慰安所原址陈设馆工作人员认为,由此可能判断,当年,凌老跟张老同期被抓,在同一地点受害,“两位老人是目前为止发现的仅有的两位在统一慰安所受害的幸存者。”

  去年底,凌老的女儿告诉被迫者,母亲曾被日军抓走,而外公当年因保护女儿,被日军残酷杀害。今年2月16日,当地志愿者正式走访凌老和张老。两位老人坦诚地说出了各自�女时的阅历。志愿者陈先生第一时间联系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称他找到两位疑似“慰安妇”幸存者。

  “老人们年纪大了,咱们在跟时光赛跑。”工作人员说。(完)

  张老的家距离凌老家约10公里,张老1928年出生,在家中排行老四,有3个姐姐3个弟弟。

  张老回忆,1944年秋冬,自己可怜被日本兵抓走,关押在平江县城一间青砖砌的老式屋子里,“里面关着多少十个女孩子。我很害怕,想逃出去,又不办法,只有不停哭,又不敢大声哭。”张老在慰安所的遭遇和凌老的回想截然不同。

  中新网南京3月4日电 (记者 申冉 通讯员 刘广建 俞月花)4日,记者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下文简称留念馆)分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原址摆设馆获悉,该馆工作职员在湖南岳阳意愿者陈先生的率领下,找到两位已是耄耋之年的“慰安妇”幸存者凌老(1930年出生)跟张老(1928年诞生)(匿名出于保护子女),这两位曾经在同时同地被日军征为“慰安妇”的老人,首度向社会公开了自己的遭受。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统计,目前,中国大陆登记在册在世的“慰安妇”幸存者仅剩十余人。

  在位于岳阳市平江县瓮江镇凌老的家中,老人坐在屋内,一边烤火取暖一边说起了自己惨痛的少女时代,生于1930年的她,在1944年冬天,刚满十四岁,日军在当地汉奸带领下来到她所在的村。

  获悉这一信息后,纪念馆和利济巷分馆非常重视,派工作人员前往当地,在陈先生的带领下,探访了两位老人。

  两位白叟都表示,本人年老了,一定要把这段受害的经历说出来,“心里太痛!要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

  凌老以及当地其余一些女孩子则被抓到平江县城关押起来。

  “当时的生存状况很差,饱一顿饥一顿,吃的都是剩菜饭,全看日本兵的心情。”凌老想起,有一次,日本兵给她一种药片,让她吃下去,她主意丢掉了。

  凌老回忆,当年关押她们的是“一间青砖砌成的老式屋宇,里面同时关着日军从平江各地掳来的很多女孩。我当时无比惧怕,不停地哭。日军每次将掳来的女性从关押的房间带到另外的小房间。有些女孩子因不堪屈辱而抗衡,最后遭遇日军皮鞭殴打。自己因害怕,只能任由日军欺负。”

  据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馆始终与各舆志愿者保持周密接洽,从2016年起,每年访问全国各地“慰安妇”幸存者。此次能顺利找到凌老和张老,也得益于陈列馆湖南当地自愿者的帮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摇钱树论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